"违千夫之诺诺,作一士之谔谔" - 西南联大名人录:冯友兰/梁思成/林徽因/闻一多/朱自清。。。


記西南聯大

作者《張葳》

西南聯大是中國教育史上一所熠熠生輝的高等學府,是抗戰時期由當時的北大、清華、南開在雲南昆明共同組成的一所大學,成立於一九三八年,一九四六年停辦,是國立西南聯合大學的簡稱。

近期在多種媒體報導中常見到有關西南聯大的文章,這所抗戰時期在大後方建立起來的臨時大學,漸漸地被從小聽父母提及的「她」,從概念上的一所大學,變成了一座有血有肉有靈魂的文化殿堂。

父親張有齡在清華大學畢業後,即考上中英庚款公費留學英國,同期赴英的還有錢鍾書。

抗戰爆發後,錢家和張家兩對年輕夫婦懷抱著未滿周歲的女兒,於一九三七年輾轉回到了中國,投身到全國抗戰的洪流中。父親隨即受聘於西南聯大任教,我的二姊也於一九三八年在昆明出生。

一九三九年錢鍾書伯伯也應聘到西南聯大,與父親共事,且接觸較多的西南聯大教授還有傅斯年、竺可楨、王竹溪、趙忠堯和吳有訓,我們長大後都稱他們為世伯。

在我們長大成人的歲月中,在父輩們言傳身教的感知下,我認識到西南聯大是一所以「育才先育人」為理念,以「剛毅堅卓」為校訓,來培養國家棟梁之材的高等學府。

先來說說我家姊妹接觸最多的趙忠堯伯伯。每次父親去中關村科學院圖書館查閱資料,必到趙家小坐探望。趙伯伯是位十分和藹可親平易近人的長者,根本看不出來他身居中國高能物理泰斗之位。

趙伯伯在家中熱情招待我們享用他家的特色菜雲南陶土鍋烹飪的汽鍋雞,味道真是特別鮮美,後來他還特別從雲南買了這樣的汽鍋送給我母親。

父親曾向我提過,趙伯伯在去西南聯大路上,將放射性鐳隨身帶到昆明。也因為長時間接觸放射性物質,身體比較虛弱。記得文革後去趙家,趙伯伯已有帕金森氏綜合症的早期症狀。

日後閱讀更詳細的報導,才明瞭趙伯伯當年國難當頭之際,為保全當時中國高能物理的全部家當——五十毫克鐳,可說是捨身忘死,冒著殺頭危險,化妝成難民,把裝鐳的鉛管貼身緊抱在懷裡,坐火車時數天數夜不敢闔眼,到達昆明時,胸膛已烙上兩道血印,但他卻為此雀躍不已。

如此一位精於學術,把全部身心獻給國家的知識分子,是多麼的偉大,多麼的令人敬仰。

上世紀九○年代,父親當年教過的一位曹姓學生,到美國女兒家探親,經多方打聽找到父母居住的公寓,一見面就對父親當年給他留級一年的處罰感激不盡。


那時我父親教過的這位曹姓學生的一門主科在年終大考時只考到五十九分,他以家中經濟拮据為由請求父親少減一分,以六十分過關。父親卻以「求實做學問」為理嚴厲地拒絕了,他感嘆道:「這一個五十九分留級一年的處罰,讓我終身受益無窮。」此後他認認真真做學問,早已成為土木工程界的權威人士。

在西南聯大「育才先育人」的教育理念上,發生在我們父女之間的兩件事深深地觸動了我。

父親當年家中貧窮,在姑父的資助下,少小離家赴北平宿住育英中學讀書,寒窗數年後考上清華大學,課餘做家教養活自己,清華畢業後考取中英庚款公費留學英國。回國後一直認認真真做學問,是抗震工程界的泰斗,殼體結構設計的中國第一人。

但父親始終沒有忘記資助他到京上學的姑父,雖然姑母早已去世,他每年大年初一仍去拜年,除了帶去新春賀禮外,必奉上一百元的紅包,直到姑父過世。父親年年對我們說,做人要知恩圖報,沒有姑父數年的資助,就沒有現在的他。

再有一事發生在我們到美國以後,當時在超市買東西常可在報紙上找到折扣卷,我把食品裝袋後常查看一下收據,發現收款員少算折扣了便向他討回差價;不過很偶然的情況下,收款員也會少收我錢。

一次我從超市回來,往冰箱中放食品時發現收款員少收了我一份錢,隨口跟父親說:「今天我賺了,他們少收了我一瓶飲料的錢。」父親很淡定地對我說:「遇到人家多收了你的錢,你要拿回來。現在人家少收了你的錢,你要如數退回去才是。」

當下我覺得好羞愧,再去超市時,便把錢如數還給了店家。父親講得對,做人不可占小便宜,不勞而獲的錢不可占為己有。儘管在光天化日之下,我們都可做到拾金不昧;在別人見不到的地方,我們更要做個正大光明的自我。

當今我們做兒女的均已步入古稀之年,西南聯大的教授之輩都已作古,而當年的年輕學子現也日漸凋零。但是青年是社會的未來,教育是國家最重要的投資,希望秉持「育才先育人」理念,恪守「剛毅堅卓」校訓的西南聯大式的高等學府將會湧現在祖國多處,從中走出更多的國家棟梁之材。

0 views

爱信商旅 ATGENE TRAVEL, TOURS & CRUISES

+1 312 888-9378

2000 S Michigan Ave, Unit-C2, Chicago IL 60616

​欢迎搜索并关注微信公众号“爱信科学国际” 获取关于旅行的第一手资讯

©2017 by ATGene Travel, Tours, and Cruises.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