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太平洋上的黑珍珠——大溪地

Updated: Apr 11, 2018

作者:鄧國仁

(本文發表於世界日報世界周刊1547期, 2013年11月10日)




大溪地(Tahiti,塔希提)位於南太平洋法屬波利尼西亞的社會群島。我和妻子之所以選擇到此地旅遊,一是想“零接觸” 這個神秘的富有傳奇色彩的民族,一是想遊覽這個美如天堂的群島。


從洛杉磯出發,經過八個半小時的飛行飛機降落在太陽剛剛升起的大溪地機場。 候機廳是個單層建築,沒有廊橋接通飛機。 我們走下飛機時看到這個小小的機場已開始忙碌起來。幾架更小的飛機正準備把客人送往其它的小島上。

自然環境獨特的大溪地令人神往

在機場婦女以鮮花迎接客人

出機場後,只見人車稀少,我們等到九點鐘,才感到大溪地開始蘇醒了。我們通過旅遊接待站找到汽車。司機是來自夏威夷的白人,他為我們作了四小時環島游 的導遊,最後把我們送到了下榻的Le Meridien賓館。態度友善的前臺接待員送 來了濕毛巾和熱帶水果汁,然後用電瓶車把我們送到了預定的房間,建在海邊棧橋上的水上茅屋 (Bungalow)。

建在棧橋上的水上茅屋


這種單獨的水上茅屋面積約60平方米,幾十個相距5-10米的茅屋用棧橋連接在一起。大出我們所料,它們設備齊全,有臥室、洗澡間、淋浴間、廁所、洗手間 和衣帽間,風扇、空調、電視、電話、網路插口、冰箱和熱水器等設備俱全。後面的拉門外是一個大陽臺,站在陽臺上透過下面清澈的海水可見五顏六色的熱帶魚在珊瑚礁中穿梭,遠處還可看見與大溪地相鄰的摩利亞島(Moorea)。想到出發前加州喧鬧的人群,想到其它人滿為患的旅遊勝地,這裡簡直就是個世外桃源。

與大溪地相鄰的摩利亞島歷歷在目

淡綠色珊瑚海,小圖為衛星照片


划上賓館提供的獨木舟,戴上浮潛裝備 (snorkeling),我們可以在水上茅屋前下水,在更廣闊的珊瑚海中欣賞水下美景。大溪地附近的這些島嶼都是火山噴發後形成的。島周圍的淺海中經過珊瑚的長期生長,形成了圍繞小島的環形珊瑚礁堤。後者將海浪阻擋於外海中,使珊瑚礁堤與海岸之間形成了一個寬幾公里風浪平靜的淺水區。在這個淺水區的白沙背景上,淡紅色的珊瑚和色彩繽紛的熱帶魚就顯得格外醒目。據說這種特殊的地形也大大減弱了海嘯的衝擊,當地人說着笑話:最大的海嘯到這裡也就僅剩下幾吋高了。可能是受 到世界經濟不景氣的影響,諾大的五星級賓館只有百十來客人入住,客人比服務生還少,長久下去賓館可真要關門了。


在賓館附近的波利尼西亞自然歷史博物館中我們上了一堂生動的人類文明發展史教育課。波利尼西亞人從外表看像南美洲印地安人,波利尼西亞又處於東南信風和自東向西的洋流地區,所以人類學家最初推測他們是從南美洲遷移而來。但近年來飛速發展的遺傳學和基因技術證實當地人與東南亞、臺灣人的遺傳背景更為相似,這說明他們是從東南亞遷移過來的。近來據一系列考古和人類遺傳學的研究進一步推測這個人類向波利尼西亞大三角(以夏 威夷、新西蘭和復活節島為三個頂端)的大遷移從7000年前的最後一次冰河期結 束便開始了。遷移的動因可能是隨着地球溫度的上升,上漲的海水使東南亞人類群居的Sunda半島明顯向西退縮,消失部分逐漸變成了中國南海和臺灣、菲律賓、印尼等島嶼。由於家園被海水淹沒,他們一代繼一代向南向東遷移。

遷移使用的獨木舟和路線


在西元前1200 年左右,他們從東南亞經新幾內亞、所羅 門群島遷移到波利尼西亞西部的斐濟、湯 加、薩摩亞一帶。這些島嶼屬於大陸型島 嶼,它們是由大陸受海水淹沒而形成的,土壤和自然資源比較優越。新移民隨船也 帶來了農作物芋頭、薯類、麵包樹等和家 禽家畜。由於新環境的變化,困擾人類的瘧疾已消失,移民數量得以迅速增加。當然人類的到來也引起了當地生態的改變, 如當地優越環境下喪失飛行能力的鳥類、 陸生鱷、巨蜥在人類登島幾十年後迅速絕滅。這些已定居的新移民為什麽又要開始第二波向東方大海的遷移,這對研究歷史 的後人來講是個令人費解的議題。因為當地的自然環境對於數量有限的人類來講是綽綽有餘的,而東方大海中卻充滿了未知數。這些波利尼西亞的先人們以20至30米長的獨木舟為船,於西元後400年左右逐步遷移到以大溪地和馬奎薩斯群島 (Marquesas)為中心的波利尼西亞中部。 這些島嶼屬於海洋型島嶼,它們是由火山堆積物形成的,自然生態與第二波遷移出發地的大陸型島嶼大不相同。

巨石雕像、夏威夷人、印地安人和毛利人


在這段歷史時期中,海平面又出現了幾米的下降,這 使更多的島嶼和更多的珊瑚礁露出水面,有利於人類定居點的建立。這真是“天公作美”呵。在遷徙的初期,島嶼相距較近,目標在可視範圍內。但隨着東移,路程越來越遠,想像的目標在數百公里甚至上千公里以外,這個遷移行動真是不可思議。他們在當時一定掌握了星相定位、造船和航海技術以及氣象觀測、對風向的利用等,以沉重的代價,經歷了1000多年的艱難險阻,完成了這樣的逆風逆水大遷移的壯舉。

大溪地特有的生態環境

大溪地的支柱產業:旅遊,菠蘿及黑珍珠


有趣的是這些已到達大溪地一帶的移民並不是全都在此地安居樂業,部分人繼續向北遠征,他們在西元300年至800年 間到達了夏威夷群島,啟動了夏威夷的開發。那時他們已使用了雙體帆船,增加了載重量和穩定性。還有一部分人從大溪地和馬奎薩斯群島出發,向東航行,於西元1000年左右到達了3000多公里以外的復 活節島。他們在那裡創造了當地的文明和 歷史奇跡:巨石雕像(Moai),它們由單個 岩石雕刻而成,共887個。其中最大的雕像高21米,重270噸。這些石雕建造於 1250至1500年。其中有一半被搬運到海 岸邊緣,面向內陸。建造石雕的目的,它們的取材、加工、搬運在當時的條件下是 如何進行的,這些疑問使得復活節島成為世界最神秘的旅遊點之一。到達復活節島 的移民中的一部分人繼續向東遠行到達南 美洲大陸,成為南美印地安人中來自海洋 移民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則來自白令海峽 的冰橋)。另一部分大溪地的先人則從波 利尼西亞中部回師西去,然後向南到達新 西蘭,成為毛利人的祖先。在毛利人的口 述歷史中,他們也認為祖先來自東方的波 利尼西亞。歷史的經驗還告訴我們,人類 的遷移是個有步驟、慎重、緩慢的過程,絕不是簡單的數人單獨的有去無回的追求 刺激的行動。看到這些歷史,人類在這幾 千年來為了生存,為了探險,為了尋求未 知,義無反顧的精神深深地打動了我們。


在大溪地這片樂土上,生態環境與亞、 非、歐、美、澳大陸不同。由於地處熱帶,各島均蓋以多層綠色植被。島上富於鳥類及和善的哺乳類動物,沒有野獸、蛇和鼠類出沒。歐洲探險者、殖民者在16世紀 來到後帶來了一些植物和鼠類的污染。和美洲印地安人的命運相似,歐洲移民帶來的傳染病使大溪地人口在從17世紀的7萬多人減少到19世紀的7千多人。現在大溪 地仍屬於法國殖民地,人口18萬,官方語言為波利尼西亞語和法語。以大溪地為中心的波利尼西亞最初為英國殖民者佔有, 後來法國以它佔有的新西蘭的南北島與英 國交換了波利尼西亞群島。這就是當時殖 民者之間的典型交易。看來英國殖民者占了便宜,已經得到澳大利亞的英國人更容易開發臨近的新西蘭,而法國人則需要繞道南美最南端的合恩角或勇闖波濤洶湧的麥哲倫海峽才能到達波利尼西亞。當然波利尼西亞對法蘭西來說也是個“寶”,它以旅遊、農漁業和珍珠養殖為支柱產業,是法國在南太平洋耀眼的黑珍珠。 據值得一提的是大溪地的黑珍珠是當前世界上 最受歡迎的人工培養珍珠,它的出口價值可達全國出口總值的55%。黑珍珠養殖不但有相當高的科技含量,還需要長時間對牡蠣的培養。這包括對1至2歲的牡蠣進行保護性養殖,撈取3歲的牡蠣,將不健康的牡蠣中的軟體組織分離出、洗淨、切成小塊,並注入到健康牡蠣中。再將接受移植的牡蠣捆緊,放回海中繼續培養。 數年後回收接受移植的牡蠣,此時的牡蠣中會形成以移植物為核心的黑珍珠。黑珍珠的大小、形狀、顏色和光潔度決定了它 的品質和價值,而它們則是取決於牡蠣的身體狀態、移植物的成分和牡蠣在移植前後的氣候及周圍生態環境諸因素。

黑珍珠養殖流程:1 養殖場,2 對牡蠣定點培養,

3 製備接種組織,4 接種,5 收穫牡蠣,6 取出黑珍珠

大溪地居民不用交納所得稅,地方政府收入來自法國撥款,所以現在大溪地成為一些法國人的移民天堂。有趣的是當地人非常熱愛自己的生活環境和生活方式, 對移民法國並不感興趣。

大溪地也吸引了一些藝術家前往,如與梵高(Van Gogh)齊名的法國著名後印象派畫家保羅·高更(Paul Gauguin,1848-1903)就在這裡度過了他一生的最後幾年。他的博物館也許是大溪地最有價值的參觀點了。高更以他特有的色彩和合成派風格區別于其它印象派畫家,是法國象徵主義畫家的代表人物。他的風格極大地影響了先鋒派畫家畢加索 (Picasso) 、瑪蒂斯 (Matisse)等人。當時他住在簡易的“竹樓”中,一面作畫,一面為生活擔憂。當地人說他的一幅畫換不來一頓三明治。而百年之後的現在,他的畫可拍賣到幾千萬美元。他在晚年時貧病交加,曾因為站在當地土著一邊與殖民當局作鬥爭而被以 “誹謗總督罪”判刑1個月,罰款500法郎。在他入獄前死於過量使用嗎啡。他與梵高屬於同一類型的狂人,都患有自殺傾向憂鬱症。高興時一起作畫,來勁時打得不可開交。他的畫在有生之年不被人看好,死後作品價值迅速飆升。他的晚期繪畫主要由俄國商人謝爾蓋·施楚金 (Sergei Shchukin)收藏,多數分別珍藏於莫斯科和聖彼德堡的普希金美術館和Hermitage 美術館中。

高更居住竹樓的複製品,小圖為自畫像

保羅·高更晚年在大溪地的作品選


我們還有幸參加了一個非常有趣的大溪地婚禮。住在我們隔壁水上茅屋的一對來自美國的新婚夫婦預定了一套當地民俗的婚禮服務。先是一隊穿着鮮豔服裝的年輕男女在酋長的帶領下走上棧橋來到他們的住屋,向新婚夫婦祝賀。與此同時,兩個船手劃着由兩條獨木舟捆成的彩船也到達他們的新房。他們先把新郎請上彩船,再帶領新娘從棧橋走向岸邊的會場,與新郎會合。在用樹枝搭成心形的沙灘上,酋長帶領新婚夫婦向天宣誓,用手指熟練地打開椰子,請他們喝椰汁和水果汁,並代表上天祝福他們的結合。此時樂隊奏起大溪地特有的音樂,十幾個青年男女翩翩起舞來慶祝。最後在鼓樂和螺號聲中,酋長一行和我們這些圍觀者在沙灘上送走了乘彩船離開的新婚夫婦。

大溪地婚禮,小圖為遠行的新婚夫婦


次日,我們還觀賞了一場大溪地歌舞晚會。著名的大溪地舞與夏威夷的草裙舞相似,但它更優美動人。在當地所見到的舞蹈與在夏威夷瓦胡島波里尼西亞文化中心看到的舞蹈相比,不知要好多少倍。這的確使我們領略了真正的波利尼西亞文化。

大溪地舞者在謝幕

客家人留下的文物和用具及花卉市場

吃過大溪地的法式西餐後,我們也想試一試中餐,因為聽說大溪地也受到了不少傳統中國文化的影響。100多年前,當時的統治者英國人幻想發展棉花種植業, 從廣東招募來1,000多客家人。但棉花種植業受到國際棉織需求的影響在大溪地並未發展起來,這些客家人就留在本地以種菜為生。直到現在,大部分大溪地的蔬菜花卉市場是由當時移民的後代及後來移民的中國人經營的。


在逛賓館附近的超市時我們意外發現有中式炒飯賣,而且味道還不錯。正好賓館斜對面有家中國餐館,於是我們就去探個究竟。餐館劉老闆,一個30多歲的廣東客家移民有禮貌地接待了我們。一會兒一個身材高大的當地姑娘來給我們上水, 填菜單,上菜。她對我們非常熱情,兩個混血兒童在她前後跑來跑去。我妻子眼尖,一下就猜出她是老闆娘。她就是Mimi。 她大方地講述了她與老闆一起打工,交朋友,克服男方家庭阻力,成家立業的經過。 她還有聲有色地講述了她先生帶她回中國, 先生的親戚朋友從不理解不接受,到通過 她的表現和舉止讓他們刮目相看的有趣過程。舞蹈出身的Mimi真是一個大溪地的好姑娘。我們也慶倖劉老闆慧眼識珠,在當地找到了一個在生活上、事業上即熱心又誠心的好伴侶、好幫手。


雖然現代化生活已進入大溪地,汽車、 電視、電腦、手機都很普及,但人們還是 習慣於慢節奏的生活。公車沒有精確的時 刻表,不是因為交通壅堵,而是因為司機 隨時停車與熟人講話。公車車門從來都是 敞開的,乘客可坐在門內的臺階上兜風乘涼。街上等車人揮手車即停,下車人一按 電鈕車也停下來,不一定要在車站上下。 看上去司機和乘客們都是熟人,大家在車 上說說笑笑,沒有乘客因汽車開得慢而抱怨。我們上車後,和藹的司機,一個穿着大花褲衩的赤腳膀爺兒不懂英語,坐前排 的正在與司機聊天的幾位大嫂們馬上就來 當我們的翻譯。

公車仍是大溪地的主要交通工具


躺在水上茅屋外面陽臺的睡椅上,看着暢遊的魚群和遠方的綠島,在各種動聽的鳥鳴聲中,我快要睡着了。此時幻想着全地球永遠是這個樣子就好了。自工業革命後,特別是近30年來,人類文明正在加速發展。人類雖然已認識到自己消耗的地球資源已大大超過地球正在積累的資源,各發展國家、發達國家的環保主義者也都 在大聲呼籲保護地球,但作用不大。進一步想到國內近年來經濟的高速發展帶來了環境污染和資源耗竭,現在真要認真考慮一下是“綠水青山”重要還是“金山銀山” 重要了。其實核心問題就是必須減慢經濟發展速度,也就是說要慢節奏過日子。但在這個充滿實用主義的、競爭空前激烈的 大環境中又有誰願意用減慢自己的發展速度來換取後人的生存空間呢!恐怕將來人類最後一片樂土就只有像大溪地這樣的 “蠻荒之地”了。

從水上茅屋陽臺觀賞魚群


文章版權歸原作者鄧國仁先生所有,請勿私自轉載,如需轉載請聯繫作者本人,感謝合作。🙏

0 views

爱信商旅 ATGENE TRAVEL, TOURS & CRUISES

+1 312 888-9378

2000 S Michigan Ave, Unit-C2, Chicago IL 60616

​欢迎搜索并关注微信公众号“爱信科学国际” 获取关于旅行的第一手资讯

©2017 by ATGene Travel, Tours, and Cruises.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